您的位置: 珠海资讯网 > 体育

如何确定三井酚类BPA倾销率

发布时间:2019-11-28 15:11:53

如何确定三井酚类BPA倾销率

生意社09月11日讯

商务部以2OO7年第68号公告,公布双酚A反倾销终裁公告消息。被列入倾销的公司有:日本三井化学株式会社、三菱化学株式会社、其他日本公司,韩国锦湖P&B化学株式会社、LG石油化学株式会社、其他韩国公司,新加坡三井酚类新加坡公司、其他新加坡公司,台湾地区南亚塑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长春人造树脂厂股份有限公司、信昌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其他台湾地区公司。三井酚类新加坡公司(MITSUI PHENOLS SINGAPORE PTE. LTD.)是新加坡唯一大公司. 关于“正常价值”,在初裁后的进一步调查中,调查机关重新审查了三井酚类新加坡公司(以下简称新加坡三井公司)的国内销售情况。经审查调查期内该公司国内销售被调查产品同类产品的数量占同期向中国大陆出口销售数量的比例大于5%,符合作为确定正常价值的数量要求。调查机关对该公司所销售被调查产品的型号进行了进一步审查和调查,该公司被调查产品只有一个型号。调查机关认为,这种划分方法符合国际通行标准,且公司在生产、销售中也在一直延续使用。因此,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依据该公司报告的型号划分方法确定国内销售和出口销售的型号,并以此作为基础确定正常价值和出口价格。在审查新加坡三井公司国内销售过程中,调查机关发现该公司在调查期内外购了一定数量的被调查产品,用于国内销售,这部分外购被调查产品在调查期内未向中国大陆销售。 调查机关认为在外购产品过程中,新加坡三井公司的角色发生了变化,由被调查产品生产商变成了外购产品的贸易商。因此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维持初裁时的认定,将该部分交易排除在倾销幅度计算之外。根据新加坡三井公司的报告,该公司调查期内在新加坡境内的销售有通过非关联贸易商以及直接销售给非关联用户两种情形。对于该公司主张的通过非关联贸易商销售部分,经审查,调查机关认为,其中有一部分为通过关联贸易商销售,自2005年12月6日之后新加坡三井公司与贸易商的关联交易不能反映正常的市场交易情况,不属于正常贸易过程中的交易。因此初裁时,调查机关在确定正常价值时暂排除这部分关联交易。该公司在初裁后的评论中主张该关联关系不成立,即使关联关系成立也应从2006年1月1日起算。 调查机关经过核查,认定新加坡三井公司与该贸易商自2005年12月6日起,已经通过法律手续批准合并,并且公司的销售价格已经受到明显影响。因此,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中维持初裁时的认定。调查机关对新加坡三井公司报告的成本数据进行了进一步审查和调查。关于成本项目,新加坡三井公司的生产原材料采购大部分来自于关联公司。初裁时调查机关认为公司的原材料采购价格与东南亚的市场价格有差距,调查机关根据可获得的最佳信息对新加坡三井公司的原材料价格进行了调整。在实地核查中,公司提供了正常市场价格的证明材料以及与公司原材料价格比较的证明,调查机关经多方采证,决定在终裁时对公司的原材料采购价格按照市场通行的正常市场价格进行重新调整。 关于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及其他费用,新加坡三井公司的报告中称该三项费用是按销售收入比例进行分摊,但经审查该公司并未按所报告的分摊标准进行分摊。因此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维持初裁的认定,按照该公司报告销售收入的比例对这些费用进行重新分摊。据中国环氧树脂行业协会()专家介绍,针对上述重新认定的成本数据,调查机关进行了比较,调查机关发现调查期内,该公司国内销售中低于调查期加权平均成本的销售数量不足全部国内销售数量的20%,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第4条的规定,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对这部分低于成本销售的国内交易不予排除,依据全部国内销售交易作为确定该公司正常价值的基础。 关于“出口价格”,初裁后调查机关对新加坡三井公司的出口价格进行了进一步审查和调查。该公司在调查期内对中国大陆的出口销售包括直接销售给中国大陆最终用户、通过非关联贸易商销售给中国大陆非关联用户和通过关联贸易商销售给中国大陆非关联用户3种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第5条的规定,在终裁中,对于该公司直接销售或通过非关联贸易商转售至中国大陆非关联用户的交易,调查机关采用该公司直接销售或通过非关联贸易商转售至中国大陆非关联用户的价格作为确定出口价格的基础;对于该公司通过关联贸易商转售至中国大陆非关联贸易商的交易,调查机关采用该关联贸易商首次转售给中国大陆非关联用户的价格作为确定出口价格的基础。 关于“调整项目”。调查机关对该公司的价格调整部分逐一进行了进一步审查和调查。其中“关于正常价值”——关于信用费用,该公司在计算国内销售信用费用时,将消费税作为计算信用费用的基数,经审查,在新加坡消费税属价外税,在计算信用费用时,不应将其纳入计算公式中。因此,调查机关在初裁时对信用费用的计算进行了调整,剔除了消费税部分。鉴于该公司没有提供其国内销售所使用的货币的短期借款利率的确切证明,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维持初裁时的认定,根据可获得的最佳信息作为计算信用费用的基础,重新计算了信用费用调整数额。关于售前仓储费用,该公司在初裁时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该费用的发生,也没有证据表明该费用的发生与销售直接相关,并且影响了价格的公平比较。 在初裁时,调查机关决定对于该公司国内销售中售前仓储费用调整的主张暂不予接受。初裁后,调查机关经过进一步审查发现,该项费用确实实际发生,而且国内销售产品中仅有极少量产品存于该仓库,仓库储存的货物一般为出口货物,仓库的用途是出口货物运送到港口前的储存。因此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对该项主张予以接受。关于包装费用,由于该公司在答卷中未填报包装费用的数据,调查机关发放补充问卷后,公司仍未提供包装费用的详细数据,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根据可获得的最佳信息作为计算包装费用的基础,对包装费用进行调整。经审查在终裁决定中,对该公司报告的内陆运费等国内销售调整项目,调查机关认为该公司提供的资料和证据可信,并对调整项目具有证明作用。因此,调查机关在终裁决定中,对其调整要求予接受,在计算倾销幅度时,对正常价值进行了调整。 ——关于出口价格。关于信用费用:该公司在计算出口销售信用费用时,将消费税作为计算信用费用的基数,经审查,在新加坡消费税属价外税,在计算信用费用时,不应将其纳入计算公式中。因此,调查机关在初裁时对信用费用的计算进行了调整,剔除了消费税部分。鉴于该公司没有提供出口销售使用货币的短期贷款利率的确切证明,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维持初裁的认定,根据可获得的美元短期贷款利率作为计算信用费用的基础,重新计算了信用费用调整数额。关于售前仓储费用,该公司在初裁时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该费用的发生,也没有证据表明该费用的发生与销售直接相关,并且影响了价格的公平比较。在初裁中,调查机关决定对于该公司出口销售中售前仓储费用调整的主张暂不予接受。 初裁后调查机关经过进一步审查发现,该项费用确实实际发生,而且出口销售产品全部存于该仓库,仓库储存的货物一般为出口货物,仓库的用途是出口货物运送到港口前的储存。因此,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对该项主张予以接受。关于包装费用,由于该公司在答卷中未填报包装费用的数据,调查机关发放补充问卷后,公司仍未提供包装费用的详细数据,初裁决定中,调查机关根据正常生产过程,认定该部分费用存在,并按正常市场价格予以计算,对出口价格进行了调整。调查机关决定在终裁时根据可获得的最佳信息作为计算包装费用的基础,对包装费用进行调整。经审查在终裁决定中,对该公司报告的内陆运输费用、出厂装卸费用、国际运费、国际运输保险费、港口费用、报关费用、中国大陆相关费用和CIF价,调查机关认为该公司提供的资料和证据可信,并对调整项目具有证明作用。因此调查机关在终裁决定中,对其调整要求和CIF价予以接受,在计算倾销幅度时,对出口价格进行了调整。

重庆物联网
商业专用设备
游戏攻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