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珠海资讯网 > 时尚

逐恒 正文 第二十九章:所安放行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5:02

逐恒 正文 第二十九章:所安放行

一阵大笑,聂彪身形一闪,便来到了真元殿众人面前。

聂彪环视真元殿众人一圈,破口大骂道:“一群人欺负我师弟,真元殿这些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

陆昊勇一听,立刻愤怒,怒目圆睁的还口道:“你少废话!你们金香殿还真是了不得!出了你们这两个人才,都单独跑过来送死!”

李所安不为所动,盯着聂彪,眼神微微一凝,心道:“聂彪这家伙刚才是怎么来的?竟然没有注意到?”

“难道他已经突破了?”

聂彪一把将雷泉拉过来,随后对着真元殿众人冷笑道:“今日我就让你们真元殿见识见识我们金香殿的厉害!”说罢,聂彪提起全身的灵气,准备和真元殿决一死战。

“等等!”李所安突然开口,制止聂彪。

聂彪闻言,大骂道:“等个屁!李所安,欺辱我师弟,准备受死!”

李所安还没有搭话,陆昊勇就直接冲了上去,双锤高举向聂彪砸来。

聂彪丝毫没有惧色,双拳迎向巨锤,聂彪与陆勇昊旗鼓相当,谁都没有退步,可真元殿的众人已经惊得目瞪口呆。

“聂彪还是人吗?”

“用双拳硬撼陆勇昊的双锤!”

“而且不露下分!”

……

正当他们拼的如火如荼之时,李所安对准陆勇昊的双锤就是一掌,这一掌硬生生将陆勇昊手中的铁锤击飞,可见李所安这一招并不亚于聂彪,聂彪脸色微微一变,没有继续出手。

“我叫你们住手!”李所安淡淡开口,杀气外漏,不可一世。

陆勇昊见状,也收敛了杀气,悻悻地将李所安击飞的铁锤拾起,走进了大军之中。

“聂彪!你可以带着你的师弟离开了,我们在山顶等你们!”

众人一听,对李所安的话语大为不解。

“这两人这么狂妄!”

“我们为什么要放走他!”

“我让他们死!”

四下里一时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叽哩哇啦个不停。

聂彪也没有搞懂李所安这整的是哪一出,但一想到李所安放他们走,心里一喜,刚才那个体修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对抗,更何况还有李所安这个宗门第一人,他旋即开口道:“到了山顶,我不会手下留情!”

李所安没有管聂彪的言语,对着雷泉说道:“山顶之后,我希望你可以拿出真本事,外物毕竟只是外物!”随后他又看了一眼雷泉手中的如意金箍棒。

雷泉此刻心里有些许的慌张,没想到自己一时的意气用事,差点就被淘汰,虽然拿得了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却因为让神器蒙尘,所以被如意金箍棒的器灵厌恶,这对雷泉是一个完整的打击。

雷泉听后,转身就走,这时候若是不离开,之后李所安要是变卦,他很可能会被李所安淘汰。

聂彪也跟在雷泉身后,一起离开这里,没有对李所安发狠。

看着雷泉离开的背影,李所安微微冷笑。

“有意思的小鬼!”

……

刚离开没多久,就在半路上遇到了金香殿的几位首席和那位探子。

“怎么了?”冉南开口询问。

“真元殿退去了,他们要在山顶与我们一决死战。”聂彪淡淡开口,脸色很阴沉,因为他看到李所安真正强大的一面。

“那家伙看来已经触摸到那个境界了!”

众人看到雷泉和聂彪的面色都不对劲,也都识相的没有继续询问,他们知道自己再去询问还是没有多大的作用,只要他们平安归来就好。

或许没有人清楚,雷泉在这次的行动之下,对于强大有了新的定义。

强大不是你有多强就是强!而是你很强的情况下又能保持自己睿智的一面,不过分骄傲,不着急外界对于自己的看法,不哗众取众!

正所谓: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受教了,所安前辈!”

……

真元殿众人在回去的路上一言不发,都如同斗败了的公鸡。

他们是真元殿!是老君道谷第一殿堂,竟然在金香殿的挑衅之下任由他们离去!

“大师兄!您这样做,我们有些不明白!”一位真元殿首席开口询问李所安。

李所安闻言一笑,回答道:“如果我们人海战术,我们肯定会获得胜利,但这样未免太丢我们真元殿的面子!你记住,真正的强大不是群海战术,真正的强大,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

“可行军打仗,要的并不是什么英雄侠义,胜利就行!”那位首席继续开口辩驳。

“所以你的武艺不会精进,因为你不择手段的除去你的敌人,久而久之,你的内心会变得狭隘,当有一天你的敌人被你消灭后,你稳坐钓鱼台,可你没有想过,是你的敌人成就了你的今天。”李所安顿了顿又开口:“虽然我承认兵者诡道也,但是在修士的天下之中,一山还有一山高,如果没有对手,会孤独,没有朋友,也会孤独,你可明白?”

“对手就是朋友?”那位首席继续发问:“可师父那里该怎么说?”。

李所安点了点头,没有继续搭话,师父那里他自然有话应对,事关宗门第一人的传承,他怎么能够轻视。

“可是我现在这个对手,还有些弱小啊!”

如果当时雷泉刻意催动如意金箍棒,很可能遭受反噬,对于一位天才来说,很可能对自己的修为产生不可估量的损耗,若是那样,老君道谷可能会少了一个名叫雷泉的天骄,这是李所安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

走了许久,还不见金香殿的修士们,嵇旗忍不住问道:“大师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先和大家汇合,之后按照原计划继续进攻,若是过不去这道坎,我们很难完成宗门第一的任务。”聂彪回复。

“大师兄,能否将李所安让给我来对付?”雷泉突然开口道。

聂彪闻言一愣,心道:“泉儿这小子真受到打击了?”不过他还是一笑而过,道:“如果泉儿想试试自己的真本领,我可以将李所安让与你。”

周围的几人目瞪口呆,那可是宗门第一人,你们竟然说的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扔来扔去,这要是让李所安知道了还不气死。

雷泉点点头,继续行路。

“所安前辈,我很快就来了。”

……

“怎么还不见到大师兄这几人?莫非是被真元殿给淘汰了?”卫阳辉疑惑不解。

正当他们猜疑之时,雷泉、聂彪等人齐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大师兄,你们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出事了呢!”卫阳辉着急的开口。

聂彪笑了笑,道:“雷泉已经将真元殿那帮修士们吓跑了,我们去山顶与他们决一死战!”

“真的?”卫阳辉有些难以置信,开口确认。

“是真的,真元殿的那帮修士们全部折返!不行你问你们这几位师兄

逐恒  正文 第二十九章:所安放行

!”聂彪指向嵇旗那几位金香殿首席,他们都面露出古怪的笑容。

说真的,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雷泉和聂彪两人脸色非常不好,他们明白聂彪的意思,为了给金香殿打气加油,一定得配合聂彪演好这出戏。

他们都齐齐点头,苦笑着说道:“没错!雷泉和聂彪师兄将他们给赶跑了!李所安都被他们打的屁滚尿流!”

“那么我们金香殿在山顶一定战无不胜!”卫阳辉赶紧拍了拍聂彪的马屁,大声一喝。

这一喝,让金香殿众人热血澎湃,我们的大师兄打败了宗门第一人李所安,我们金香殿还有什么干不到的,打,上去就是干他们,让他们再看不起我们金香殿。

“威武金香!”

“威武金香!”

“威武金香!”

……

这声音传遍了催泪山川,甚至快到山顶的李所安也依稀听闻到金香殿的呐喊。

李所安略微一笑,心道:“有意思,聂彪!这种小伎俩!也罢!我们倒要看看完整厉害的金香殿到底是什么模样!”

真元殿修士听到之后无不是火冒三丈,真想将金香殿捏碎,打成肉渣。

“要不是我们大师兄放行,你们金香殿那几位能完好无损的回去?”

“金香殿,你们把脖子洗干净乖乖等死!”

“等会,我要将金香殿的修士拉下来,蹂躏致死!”

真元殿的修士们恶狠狠地想。

“聂彪,你可以利用谎言,让修士们热血沸腾,我可以利用愤怒,让你们金香殿土崩瓦解!聂彪到时候走着瞧!”

……

十方殿众人听到了金香殿修士的呐喊,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真元殿被他们击退了?不会吧!金香殿这么强大!”十方殿众人心里冒着一个怪异的念头。

“没有庞大资源的金香殿,竟然在这次宗门大比取得如此庞大的战果。”

他们都开始怀疑他们的大师兄眼光是不是有问题,偏偏要与金香殿为敌。

十方殿若是知晓事情的原委,恐怕都不会这么想。

可胜者为王,强者为尊,他们继续踏上了与金香殿汇合的道路。

“我们给金香殿投降,不冤!”

……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收费贵么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手术价格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收费贵吗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收费标准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收费情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